主页 > 综合要闻 > 外埠水事 >
外埠水事

安徽水利:努力设计调水工程的绿色精品 ——访引江济淮工程设计单位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院负责人

安徽人民期盼已久的引江济淮工程,今天(12月29日)正式开工。

    从开始前期论证,到最终开工建设,前前后后历经了半个世纪。设计方案数易其稿,历经多次变更。

    2015年10月,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大发展理念。安徽省水利厅迅速贯彻落实,以“五大发展理念”引领全省水利工作。针对引江济淮工程的设计工作,厅领导多次召集相关职能处室及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院共同研究,对照“五大发展理念”,以生态保护、环境约束、绿色发展为重点,调整和优化引江济淮工程设计方案。12月13日,经国务院批准,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引江济淮工程可研报告。

    在引江济淮工程开工之际,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院相关负责人接受专访,介绍了安徽水利部门以“五大发展理念”引领引江济淮工程设计,努力设计调水工程的绿色精品的具体做法。

    坚持生态优先,保护水源区长江母亲河

    这位负责人介绍,长江是重要的水源区,为使长江母亲河永葆生机活力,引江济淮工程的引江规模和引江水量是严格依据长江流域综合规划、全国水资源综合规划和用水总量控制红线,统筹供水、航运、生态用水需求和长江允许可调水量来确定的。

    引江水量服从长江用水总量控制,将引江水量在控制在长江允许的可调水量之内。调水时段服从长江统一调度,做到引江水量控制在长江允许的可调水量和国家下达的用水指标之内。

    为保护特殊干旱季节长江下游生态基流不被挤占和长江下游用水、航运条件不被恶化,控制引江流量不能挤占长江干流生态基流,明确当大通站降至10000立方米每秒时停止引江。

    经优化调整,引江济淮设计引江水量占长江干流大通站年均径流的0.4%左右,考虑到南水北调中线、东线等调水工程叠加影响后,大通站年均径流减少2.5%左右,进一步考虑三峡工程及上游水库建成运行后对下游枯水期补水作用,南水北调中线、东线和引江济淮等调水工程对大通站以下长江河口水量及枯水期流量影响甚微,确保控制调水叠加影响不会威胁长江生态安全。 

强化环境约束,调整敏感区内工程方案 

    这位负责人介绍,凤凰颈引江口门涉及铜陵国家级淡水豚自然保护区,航道疏浚涉及菜子湖省级自然保护区等生态环境敏感区,为落实环境约束和引导作用,我们对这些生态环境敏感区采取了主动避让或最严格保护措施。

    主动避让铜陵国家级淡水豚自然保护区,取消凤凰颈通江船闸。为减少工程投资和移民占地,在以往历次研究中,曾多次考虑扩建1991年建成的凤凰颈引江枢纽并结合新建通江船闸。在引江济淮工程前期论证阶段,环评单位和环保专家建议应尽量维持凤凰颈引江口门现状,避免因船舶通航对铜陵国家级淡水豚自然保护区影响。经反复论证,最终取消了扩大凤凰颈引江口门和新建通江船闸设计方案,仅对凤凰颈引江枢纽进行必要的机电设备改造,且将引江规模从原来的200立方米每秒调减为150立方米每秒。对调整后的方案,环保部办公厅以(2015)944号函认为机电设备改造工程量较小,在保护区内不产生新增占地,改建后引江规模有所降低,对于江豚及其栖息地保护有正效应。

    严格保护白头鹤等候鸟栖息生境,调整菜子湖通航和蓄水方案。在取消凤凰颈通江船闸后,菜子湖线路承担着引江和通航任务,按原设计方案需抬高枯季湖泊蓄水位1~2米和疏浚湖区航道。菜子湖是省级自然保护区,每年11~3月冬季有近千只白头鹤等珍稀濒危鸟类主要集中在团结大圩附近约10平方公里湖区湿地上觅食和繁衍。鉴于原设计方案抬高枯季湖泊蓄水位会导致现有湿地减少和船舶噪声会干扰鸟类,为严格保护白头鹤等候鸟栖息生境,在生态和鸟类专家指导下,专门增加约3.5亿元工程投资对按原设计方案进行大幅度调整。一是将湖区航道西移1.5公里,使航道远离团结大圩湖区湿地;二是利用湖区航道疏浚土方在航道东侧填筑湿地保护隔堤并布设耐水常绿冠木,降低行船噪声;三是在冬候鸟期降低菜子湖水位,以确保维护草滩湿地出露时间和面积不减少;四是安排专项资金2亿元,在菜子湖区布设候鸟跟踪观测站和开展生境修复示范研究。

    增设过鱼和增殖放流设施,修复和改善鱼类生境。为保持长江与菜子湖、长江与巢湖、淮河与瓦埠湖、淮河干流鱼类洄游畅通和改善鱼类生境,安排专项资金近5亿元,在长江与菜子湖之间枞阳闸、长江与巢湖之间的巢湖闸、淮河与瓦埠湖之间的东淝闸和淮河干流蚌埠闸、临淮岗枢纽上增设五处过鱼设施,在菜子湖增加增殖放流站,在菜子湖、巢湖、瓦埠湖内布设56处人工鱼巢和投放底栖生物等。 

遵循“ 三先三后”,强化受水区节水与治污

    这位负责人介绍,在取水、输水、用水、退水等各环节,我们严格遵循“先节水后调水,先治污后通水,先环保后用水”的“三先三后”原则,强化节水、倒逼治污,确保一江清水安全北上。

    在需水预测中,我们强化节水,农业灌溉和工业用水定额均采用低于全国水资源综合规划指标,其中农业灌溉水量逐年减少,灌溉综合定额由现状的421立方米下降为2030年282立方米,工业用水合理增加,万元工业增加值用水定额由现状的136立方米下降为2030年21立方米,分别达到全国同类地区先进水平和全国先进水平。

    依据《水污染防治计划》和引江济淮工程输水干线Ⅲ类水质保护目标,我们编制了《引江济淮工程治污规划》,倒逼治污,提出治污、截污、控污、防污等措施,通过立法手段明确输水沿线治污责任、资金渠道、考核目标,以调水倒逼治污、以治污保障调水,同时加强输水沿线水源涵养、水土保持、河湖保护、湿地修复等,确保实现增水不增污,构建保障输水安全的“清水廊道”。 

加强生态保护,合理开发利用岸线资源

     这位负责人介绍,在解决淮河流域城乡生活、生产缺水的同时,工程年均共安排约12.0亿立方米的江水用于替代被超采的淮北地下水、退减被挤占的淮河生态用水和增加巢湖生态补水,约占总引江水量的1/3,力求发挥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的正效应。

    为加强输水沿线生态保护和合理开发,我们编制了引江济淮输水沿线生态建设与保护规划,起草了引江济淮工程保护条例,积极优化沿线城镇、产业、港口布局进入岸线资源,努力构建集排洪、输水、航运、生态、景观等为一体的安澜清水通道和生态绿色廊道。